家居 > > 正文

《骗局》迷信骟局的破解。

2019-12-15

阿康——男29岁左右


小茗——女27岁左右,阿康妻子


阿康妈——50多岁,乡下妇女


王半仙——40岁左右,江湖骗子


一间小客厅,摆设简单,一张桌子,三把椅子。


[小茗正拖着地板,阿康急急地上


阿康:小茗,小茗——


小茗:我又没聋,你喊个什么?


阿康:(急切地)我妈要来了。


小茗:(感到意外地)哦?是嘛!那好呀。你妈有大半年没来了。


阿康:什么你妈,咱妈。——你知道她干吗来的?


小茗:我怎么知道。


阿康:呵呵,她是专程看你的肚子来了。


小茗:她看我的肚子?


阿康:是呀。前几天妈不是来电话吗,她问去你的情况,又说想抱孙子的事。她说她命不长,见阎罗王去前希望能见得着孙子。你也知道,乡下人的观念,越早抱孙子就认为越有福气。她电话里又唠叨一大堆,我听得烦了,就随口扯了个谎,说你肚子有了。嘿嘿,她一听可高兴了。我以为这事就这么过去,没想到她还当真了,今天她说她要来城里看看你。你说这不是没事找事吗。


小茗:(埋怨地)你也真是,什么不好说,偏拿这事哄你妈。


阿康:我不是也随便哄哄她开心嘛,哪晓得她会当真。


小茗:你妈来了,看你怎么交代。我又没怀孕。


阿康:我看,我看咱们设个小小的骗局嘛,哄哄她再说。不过你要全力配合。


小茗:这事叫我怎么配合?


阿康:委屈你演戏,装一下孕妇。


小茗:哪怎么行?你妈是过来人,会看不出来?一旦露了馅,非把你妈气疯不可。


阿康:没事没事。等她一回去,咱们以后加班加点赶吧(去搂妻子)。


小茗:(羞嗔地把丈夫推开)去!又油嘴滑舌了。——你妈气出毛病来可不管我事。


阿康:一切责任算我头上。——先弄个小枕头塞一塞。


[阿康在桌子后取出一个枕头


小茗:能行吗?


阿康:没问题。


[小茗把枕头塞进外衣内,装作孕妇状


阿康:嘿嘿,挺像的。瞧,有六七个月了,来我摸摸(伸手去摸)。


小茗:(拍开丈夫的手)去去(又把枕头掖小了一点)!


阿康:你走路姿势千万注意,别露了馅,弄巧成拙。你先走两步我瞧瞧。


[小茗学孕妇走路,逗得自己和丈夫呵呵笑


[门铃丁冬响


阿康:准是妈来啦。老太太速度倒真快,说来就来(开门)。


[阿康妈和一个拎大包裹的中年男子上


阿康:妈!


小茗:(迎出去)妈。


阿康妈:(一把扶住儿媳妇,惊喜地)哎哟哟,小茗——你慢点慢点。


阿康:妈,她没事的,才三个月不到。


阿康妈:什么没事?两三个月的时候顶要紧,不可乱动的。


阿康:妈,你们坐。


阿康妈:我忘记给你们介绍了。这是王半仙——上天入地,呼风唤雨,本事大着哩。


[王半仙在椅子上撂下包裹,然后神神秘秘地在客厅的角角落落查看


阿康:(拉过母亲,小声)妈,这人神经兮兮地干吗呢?


阿康妈:罪过罪过,你不要乱说。王半仙我特地请来,叫看一看小茗肚子里是男是女。


阿康:迷信。


阿康妈:妈就迷这个,妈就信这个。咱农村谁不信这?村长书记都信哩。阿康,你今天啥都不用说,一切妈做主。


小茗:妈,你们坐,我泡茶去。


阿康妈:别动别动,你坐着,茶妈去泡(进内)。


阿康:(讥讽)王半仙,你比导弹还厉害呀——能够上天入地?你真有那么大能耐?


王半仙:信则灵。


阿康:那我们今天要好好见识见识你老人家的神通广大了。


[王半仙不屑一顾地坐下椅子


阿康妈:(恭敬地端上茶)王半仙,请喝茶。


王半仙:好好!


[王半仙放下茶,站起身,把包裹打开,取出一只古色古香的香炉,一把桃木长剑,然后换上一身八卦道袍及瓦楞帽。接着点燃一炷香火,便挥舞长剑念念有词起来。


王半仙:(舞剑念叨)天灵灵地灵灵,太上老君下凡尘!天灵灵地灵灵,太上老君下凡尘(念毕,眼睛盯着小茗的肚皮片刻)!


[小茗显得有点窘态


阿康:王半仙,你老人家真能看出我老婆肚子里的娃娃?


阿康妈:这还用说。王半仙世外高人,一双慧眼隔堵墙都能看得清飞过的苍蝇是公是母。


阿康:嗬嗬,爱克斯光也没这么厉害。鬼才相信。


王半仙:事实胜于雄辩。本仙不屑与你等凡夫俗子论长短。


阿康:(不悦地)什么,你说我是凡夫俗子?


阿康妈:阿康,你罗嗦什么。半仙的话哪里会错的。你没事你一旁呆着,有事你自顾自。废话不要太多。


阿康:妈,你糊涂,他这种人的鬼话也信的。


阿康:(气恼地)阿康,你再胡说!(恳求似地)王半仙,我儿子年轻不懂事,你老不要介意。


王半仙:真理只会越辨越清。


阿康:(苦笑)真理倒掌握你的手里。


阿康妈:兔崽子,你还有完没完了?你不说话,没人当你哑巴。


小茗:(规劝地)阿康,你就少说两句,不要惹妈动气。咱看王半仙的本事到底怎么样(跟丈夫眨眼)。


王半仙:(舞剑又念叨)天灵灵地灵灵,太上老君下凡尘!天灵灵地灵灵,太上老君下凡尘!扶危救困,普渡众生,生男生女,命里注定!天灵灵地灵灵,太上老君下凡尘!借我火眼金睛,看尔是何人!


阿康妈:王半仙,你看见了没有?


王半仙:本仙慧眼当然已经看得一清二楚。


阿康妈:(急切地)是男是女?


王半仙:是个女娃。


小茗:(吃惊地)啊?


阿康:(哭笑不得地)什么?——活见鬼了。


阿康妈:(失望)是女娃(跌进椅子)?


王半仙:恩,是个女娃(端起杯子漫不经心地喝茶)。


阿康:胡说八道。


阿康妈:(自言自语)咱家三代单传,到这代难道要断香火???????


小茗:(可笑地)王半仙,您老人家真看见我肚子有了,怀得还是女儿?


王半仙:本仙岂会信口胡说?


小茗:如果是男的呢?


王半仙:绝无可能!——除非??????


小茗:除非什么?


王半仙:除非本仙施法,来一个偷凤换龙。


小茗:偷凤换龙?


阿康妈:(顿时站起来,不解地)偷凤换龙?


阿康:新鲜。只有偷梁换柱,没听说过偷凤换龙。


王半仙:井底之蛙,孤陋寡闻。


阿康:(生气地)你——


小茗:阿康你能不能少说几句。


阿康妈:王半仙,咋个叫偷凤换龙?


王半仙:(成竹在胸地)偷凤换龙,是本仙施展法力,请九天玄女、梨山老母、送子观音把你儿媳妇肚皮里的女娃重新换个男娃来。


阿康:天方夜谭!我倒看看你这骗子玩什么鬼把戏(坐在一旁的椅子作壁上观)。


阿康妈:如果真能这样,我先谢谢你哩。


王半仙:施展这个上天入地之法,须耗费本仙七七四十九天所炼的功力。


阿康妈:只要能换来个孙子,我香烛费再加一倍!


阿康:(急得站起来)妈,你小心上拐子的当!


阿康妈:不用你管。


小茗:阿康,你话少说几句。王神仙到底是不是世外高人,还是江湖骗子,你我往下看。


王半仙:要请动九天玄女、梨山老母、送子观音并不容易。你知道,现在凡间作兴送好处费,上界也须一道道打通了关节。那帮小神小仙平时拿惯了的,你不多给点好处,他们哪会用心给你办事。


阿康妈:说得是!凡间的歪风邪气也传到天上了。


王神仙:(吹嘘着)本仙看你对神灵如此虔诚礼敬,方动了善心帮你。这个偷凤换龙之术,没有修到高层境界是施展不出的。施展不好,要折寿。而且,古往今来能会此法术的屈指可数才五个人,一个是道德真君,一个姜太公,一个是纯阳老祖,一个是张天师,一个便是本仙。除此外,最无他人。你们碰着本仙,是前世修来的运道呵。


阿康妈:这个自然!你是真正的活菩萨。


王半仙:(飘飘然)既如此,本仙就往天界辛苦一趟吧。(说着,将长剑搁在桌上,在椅子上盘腿而坐,闭目静息,双手上下左右摆弄着,不一会儿叮咛)本仙稍后灵魂出窍去天庭,你们不可随意打扰本仙肉身。


阿康妈:一定一定。王神仙你一路走好。


王半仙:本仙去也!(说罢浑身发抖,装模作样一番,随即一动不动)


阿康:装神弄鬼。


阿康妈:(乞求地)小祖宗,我求求你,你能不能少说几句。


阿康:妈,我替你冤哪。这明摆着是坑蒙拐骗,你怎么不相信我的劝告。


阿康妈:你给我闭嘴。王神仙上天给你们去换儿子,不要搅吵他的肉身。


阿康:什么灵魂出窍,一派胡言。你不信我弄根棒子打他几下看看——


阿康妈:(颤抖起来)小畜生,你想把我气死是吧。与其活活让你气死,我不如自己一头撞死了干净!


小茗:妈,妈!(拉住母亲的手臂)阿康!你不能少说几句嘛。


[阿康嘟囔着不语


王半仙:(突然又哆嗦起来,喊)本仙来也!


阿康妈:王神仙这么快天庭就去过了?菩萨见着没有?


王半仙:孙悟空一个筋斗十万八千里,本仙和他不相上下的。(端起茶水喝一口)我天界去过了,九天玄女和梨山老母都不在,只见着送子观音。


阿康妈:(焦急地)送子娘娘怎么说?


王半仙:送子观音查阅了一下你们家的阎罗王簿子,说你家命里无子。


阿康妈:(绝望地)啊!


王半仙:不过,不过我向送子观音好说歹说,好话讲了一箩筐,人家送子观音才动了善心,说要看你们家的表现再作决定。


小茗:要我们什么表现?


阿康妈:送子娘娘要看我们什么表现?


王半仙:天机不可泄露。总之要看你们心诚不诚。反正本仙为你们的事尽心尽力了,该向送子观音孝敬也孝敬过了,至于是否能生个孙子,全看你们的造化了。你们心诚,当然生儿子,如果心不诚,自然生女儿的。


阿康:(小声嘀咕)废话。


王半仙:(站起身,把剑重握在手)拿个碗来!


阿康妈:哦哦——我去拿(从内捧出一个白瓷碗交给王半仙)。


[王半仙左手托起碗,然后庄重地摆在桌上,念念有词地从香炉内抓出一撮香灰,散入碗


王半仙:拿水来。


阿康妈:好好,我去倒(从内抱出一个壶)。


[小茗和阿康面面相觑地看着


[王半仙接过水,仍旧念念有词地把水慢慢注入掺有香灰的碗里,剑头搅拌几下


王半仙:拿去给孕妇服了。这是送子观音点化的灵丹妙药。


阿康妈:(把水端给儿媳妇)小茗,你喝了。


小茗:妈,黑糊糊的,我不喝。


阿康妈:这是神水。你听妈话,喝吧。


小茗:妈,这一点不卫生,我不敢喝。


阿康妈:我们乡下有个头疼脑热的,就喝这种仙药,灵着呢。妈也常喝。上回妈胃病犯了,没去卫生院,菩萨面前求来一包香灰,吃下就好。你喝了吧——妈不为别的,妈为来为去就盼着早日抱上孙子。


小茗:(难过地)妈,您要原谅我们??????


阿康妈:(领会错)我知道你们年轻人,现在都兴晚婚晚育——


小茗:(犹豫着不敢把事情说出来)妈??????我们一定给你生一个。


阿康妈:好好!你先把这神水喝了。


小茗:妈!他是骗子,他胡说八道。


阿康妈:小茗,你们夫妻俩冤枉王神仙了,他怎么会是骗子,他有神仙附体。小茗:妈,他真的是骗子。(朝王半仙)王神仙,我问你,我肚子里真孩子?


王半仙:本仙连这点道行也没有,还能叫王半仙?


小茗:你敢不敢打赌?


阿康:对,你敢不敢打赌?


王半仙:打赌?赌什么?


小茗:赌我肚子里有没有孩子。


王半仙:(大笑)哈哈哈。


阿康:你不敢赌是不是?你怕输是不是?


王半仙:是男是女,现在本仙暂不敢打包票。不过赌有没有孩子,就没这个必要了。和尚头上爬虱子——明摆的。


小茗:我就跟你赌我怀了孩子没有。你敢赌不赌?


王半仙:赌!


阿康:你赌有孩子是不是?你输了怎么办?


王半仙:本仙会输吗?哼哼!本仙输了,抠出这一对眼珠给你们。你们输怎么办?


小茗:我们输,你说什么就什么。


王半仙:好!一言为定!


阿康:哈哈!你把眼珠子拿来吧!


[王半仙变得敏感起来,隐约有所异觉


阿康:老婆,亮出来,让他输个心服口服!


小茗:妈,对不起!其实我根本没怀孕(说着抽出枕头)。


王半仙:(口瞪目呆)妈呀!完了完了(赶紧抱起香炉仓皇地夺门而逃)!


[阿康妈愣住了,半晌说不出话


阿康:妈!妈!


小茗:妈您别生气。都怪我们。——请您放心,今年我们保证一定给你生一个白白胖胖的孙子。


阿康妈:(缓患回过神,困惑地)这王神仙原来还真是骗子??????



相关阅读:
esball官网网址 http://www.beapartofaurora.com
-

-

相关阅读

新闻网&好网群简介 | 法律顾问 | 会员注册 | 营销服务 | 人才加盟